聪明无比小鱼干

【拖枪挂印】
真的希望大家给点梗已经灵感枯竭
2019.8.24「要开学了大家再见」

【逐渐沙雕】

江河不渡你,大公子的娥英鱼糕渡你


江河不渡你,道人的梅花掠水茶渡你


江河不渡你,王离的干戈月牙戟渡你


江河不渡你,采薇的织女锦绣纹渡你


江河不渡你,小公子的鸣鸿古刀渡你


江河不渡你,赵高的鸩杀不老药渡你


江河不渡你,婴的四肢缠绕大法渡你


#江河不渡你,今夜姮娥渡你,中秋快乐

1 7

【断更十题】

#是的开学了

#我怂军训

#以下记梗


1.师父就要有师父的亚子!

论师父变小怎么搞(?)


2.夭寿啦!毁天灭地大魔头变小了!

接上方师父变小梗 高爷来一段


3.——“太阳太远了,否则我要埋在那里。”

婴个人向 (我真的吹爆这个小可爱!


4.——“这个世界疯狂、没人性、腐败。你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当然献给我的大扶甘

校园au


5.“胡亥,你真的不想知道陆子冈在哪里吗?”

一直没有试过的胡陆cp

黑帮设定


6.医学系的扶苏和政治系(我真的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系)的甘罗


7.天文系教授的绰号为什么是道人?

天文系某研究生的绰号...

5 25

“黄昏华美而无上。”

9

#我是真的沙雕了

#原图最后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曦瑶」【交流会拒绝调情】

#平时曦瑶太刀了,自给自足来份儿糖

#包甜


   金光瑶是A大的心理学系教授,从教年数不多,但在高手如云的A大还算凑合,任教之余还顺便免费兼任了A大心理医疗室的负责人,不可谓不兢兢业业。


  金大教授生得标志,面皮白净,一双微微上挑的狐狸眼若长在别人脸上便看上去精明得紧,在金光瑶脸上却摇身一变成了妥妥的三份无辜七分灵动,言语谈笑间还会偶尔弯下眼尾,更是多了些平日里没有的温软。


  因此A大众多女大学生都是金大教授的铁杆粉丝。


  这时候便会有奇奇怪怪的政治言论冒出头来:这世道,颜控当道,长得不行就没活路了。


  话里话外无端指控金光瑶...

4 113

「扶甘」【我心匪石】

#我不行我真的舍不得刀

#所以最后力挽狂刀(没错这就是我最后烂尾的借口)


<一>


  扶苏送了老板一枚戒指。


  简洁明了的款式,线条流畅曲合手指指腹的弧度,上面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赤龙,工艺之精巧令人叹为观止。老板收下这一枚戒指,眼底的决绝淹没在肆意纵容的笑意里。


  顷刻之后,笑意泯灭,而决绝再如雪上加霜般重了三分。


  老板不敢让扶苏看到这一片决绝,便只能偷偷抬头去看他。扶苏右眼边的面具已经取下,前些天他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突然在哑舍现身,看了扶苏的模样后丢给他一盒膏药,用过之后眼眶边的烧伤竟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完全恢复了。


  皮相已经修复...

19 55

#哈哈哈哈哈哈哈靠沙雕图续命的某鱼干

#某几张没有逆cp的意思只是觉得性格比较像

#沙雕使我快乐

「扶甘」【群仙相妒】

#七夕贺文

#甜的甜的七夕发刀还有人性么

#恶俗的老梗


  老板最近总感觉自家大公子有点过分。


  天天抱着老板给他买的手机,兴头上来了有时候都懒得回他的话。


  这天老板将哑舍内外清理了一遍,眼看到了午饭时间,轻轻敲了下扶苏的门,里头人磨磨蹭蹭的闷出一句:“门没锁。”


  老板眉心一跳,手上微使了些劲去开门,推门一看,扶苏正窝在床头边吹着空调玩手机。


  天地良心哑舍里原本是没有装空调的,哑舍古物良多,自带冷气buff加持的也很多,老板住这么久一直没有装空调的意识。直到扶苏住进来以后,他自觉不能委屈大公子去蹭古物的冷气,这才找了馆长急匆匆的装上了空调。...


10 47

「舟渡」【月光是一捧由我摘起献给你的花】

  事后。


  费渡窝在骆闻舟怀里,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今天月亮真亮。”骆闻舟觉着气氛太冷淡,瞄了眼月亮随机感叹了一句。


  “是啊。”怀里的风流人物睁开眼睛,反手勾住骆队的颈脖。骆闻舟被费总比掰眼镜腿大不了多少的力气拉的压下了自个儿高贵的头颅。


  费渡凑在骆闻舟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热气打在骆闻舟耳垂边格外酥麻:


  “Moonlight is a bunch of flowers I picked up for...

17

「高师」【折桂令】

#我认为算甜的


   道人进门时看见他的大徒弟——杀气蓬勃找上门来的那个。


  汤远瘫在屋中角落里不省人事,不过脸上神情丝毫不见痛苦之色,甚至嘴角边因为歪着头的原因正流着一串晶莹的哈喇子。


  道人把捻着颗桂花糖的手缩回衣袖里负在身后,眼里带着些质问意味的挑眉看着赵高。


  赵高双手一摊,语气中很是戏谑:“没干什么,迷神香而已。”


  道人竟丝毫没有提防赵高骗他的觉悟,顺着赵高的话音随意点了下头,上前伸手拎着汤远的衣后领把他一把摔在床上。


  确确实实是“摔”在床上的,毕竟道人不可能一边薅着汤远这么个五六十来斤的祖国花朵一边和赵高掐架。


  道人从容不...

2 59
 
1 / 2

© 聪明无比小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